欲海情天

龚鲲苦笑道:“咱们太想当然了。咱们以为老太君疼孙子尽人皆知,也不过诸位老太太、太太、奶奶们知道罢了。南安王爷是个武人,从未听过‘贾宝玉’之名。自打琏二爷升了官儿……且不论实职虚职,总是压过政老爷的。故此有些外人眼中二房早已没了地位。”欲海情天
贾琮忙说:“就为了这个我爹才许他依然住着荣禧堂的,怎么外人没以为咱们两房还在斗么?”
龚鲲道:“圣人那头,因你时常去寻冯紫英胡扯,怕是信了。只是许多旁人不这么瞧的。人不一样,想法自然不同。”欲海情天
贾琮撇了撇嘴:“那大姐姐是怎么回事?”
龚鲲道:“我去的时候,大姑娘那院门锁了,她人跪在外头院子里,唯有两个小丫鬟窝在屋中垂泪。我悄然打昏了她两个,再去瞧大姑娘,已是昏死过去了。”他因向贾琮尴尬道,“事出无奈,顾不得男女大防,是我将大姑娘挪进屋里的。”欲海情天
贾琮摆手道:“狗屁男女大防!还有什么能比命要紧?多亏你救了大姐姐,我都不知如何谢你呢。”

剧情片推荐